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科考走进南极(组图)

发布日期:2022-06-22 05:35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去年10月出发的中国第26次南极科考队中,就有一位来自浙江万里学院的教师熊尚凌。在南极生活了90多天的他,不久前刚刚回到宁波;而在此之前,该校另一名女大学生戴芳芳也曾作为一名科考队员与南极有过亲密接触。在南极生活,他们吃什么,穿什么?有哪些困难需要克服?他们在南极的经历又将向我们展现怎样一个不同的世界?

  打开熊尚凌的笔记本电脑浏览他在南极时拍的照片,满眼尽是蓝的天、白的雪,一片纯净美好的天地。“我实在太喜欢那里了,现在虽然回来了,可是那边的一情一景全都历历在目。”看着照片,熊尚凌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怀念之情。

  熊尚凌是浙江万里学院的一位微生物学教师,同时也是一名博士生。去年10月,因为万里学院参与合作极地科考项目的缘故,熊尚凌有幸被选中成为中国第26次南极科考队中的一员,前往南极进行有关帝企鹅保护方面的科考工作,在南极生活了90多天。

  2009年10月6日是熊尚凌的大喜之日,可是这位新郎却对自己的婚事操心不多,因为再过5天,他就要踏上南极的征程。在此之前,熊尚凌一直忙着与其他科考队员开会协调,同时把绝大部分精力花在了准备工作上。对科考队员来说,仪器的准备要细之又细,因为南极没有商店,哪怕只缺一颗小螺丝,就算你有再多的钱,也买不到。当时,熊尚凌得知出征南极的时间可能会与新婚蜜月有冲突,但他还是选择了南极。“蜜月可以推迟,但是去南极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再碰到的一次机会,我不想放弃。”

  10月11日,熊尚凌乘坐“雪龙号”极地科考船从上海出发,前往南极。在赴南极的行程之中,光在船上,科考队员们就要待上两个多月的时间。新婚不久就与妻子分开,熊尚凌对妻子的牵挂溢于言表,可是在茫茫大海上,手机无法使用,卫星电话费用又特别贵,熊尚凌只能每个礼拜通过邮件给家里简短写几行字,报个平安。“每封邮件里,我都会跟妻子说不要挂念,不要担心。尽管如此,在一望无际的海上,每个人都特别想家,一到晚上,我就会透过船舱的小窗,目不转睛地看着星空,想着家人。”熊尚凌说。

  在船上,科考队员们没有什么特别的娱乐活动,因此每一次靠港下船活动成了大家放松娱乐的最好机会,聚会、烧烤、看电视,当然还有煲电话粥。“雪龙号”在阿根廷和新西兰靠港补给时,熊尚凌总是第一时间冲下船,找到最近的地方给家里打电话,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

  结束两个多月的航程,“雪龙号”终于进入了雪白无垠的冰雪世界,对于熊尚凌来说,蓝色的冰山、晶莹的冰花……种种只属于南极的那种冰天雪地的景象,让他惊诧得无法用言词来表达。

  进入南极之后,熊尚凌的大部分时间都呆在中山站进行科考工作。天气对他们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每天出去科考作业之前,先要了解当天的天气情况。南极的天气像婴儿的脸一样,说变就变,如果有一点点不稳定因素,科考队员就不能外出作业。因此,很多时间里,熊尚凌和其他科考队员就待在宿舍做研究,唯一的室内放松方式是打牌。“我在南极学会一种叫50K的牌。一间宿舍住三个人,这种牌刚好可以打。”

  碰到天气晴朗,同时又没有作业任务的时候,钓鱼就成了最受科考队员们欢迎的活动了。随着一声招呼,队员们呼啦站出来五六个,一窝蜂地拿着绳子和鱼饵,提着桶,穿戴整齐出了站门。在南极考察漫长的寂寞生活中,抓鱼可是件好玩的消遣,而且技术含量不高,人人都能上手,因为在南极钓鱼简直是太简单了。熊尚凌介绍说,一群人到了冰面上,拿冰钻把冰层凿出十几个洞,每个人把守几个,刚把猪肉做的鱼饵放下去,一眨眼的工夫,这饵料就开始往下沉了,等你一提,就是一条活蹦乱跳的南极鱼。在南极公约里,鸟类和哺乳动物是受到严密保护的,但是鱼类不在此列,人们都乐得去钓鱼来改善生活。不过抓得太多,厨师们反而会抱怨,因为实在是没地方放。于是就有聪明的队员想出了主意,他们把抓到的鱼都放在网箱里,搁在冰洞中,等到了想吃的时候,再抓上几条来,什么时候都是鲜活的。

  过年了,熊尚凌虽然不是第一次在外地过年,但在南极过年还是头一回。除夕前几天,中山站下了一场很大的雪,天公也是作美,大雪下到除夕竟然停了。这下可把科考队员们高兴坏了,大家一窝蜂地跑进1米多厚的雪地,一边任凭厚厚的雪把半个身体盖住,一边像孩子一样打起了雪仗。熊尚凌还和其他科考队员一起做了一个雪老虎,以此来庆祝虎年春节,引得科考队员们纷纷过来合影留念。“这是在南极过得最高兴的一天,虽然有些想家,但是那天的欢乐一下子让大家忘掉了工作的辛苦和环境的艰险,算是彻彻底底放松了一下。”

  在这块纯净美丽的土地上,熊尚凌第一次学会了划雪,第一次用千年寒冰喝红酒,第一次从南极海水中钓上永远只有手掌大的不知名的鱼,第一次在雪地里烧烤。在他的眼中,南极不再是冰冷的土地。

  这次他们出征南极,正巧赶上南半球的夏天,因此在南极,熊尚凌碰到了时间较长的极昼。“我们碰到的极昼大约有30天,每天都是太阳高挂着。”对于这样独特的自然现象,熊尚凌倒是没有显得不适应,每天的时间规律依旧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可是宿舍内有一个队员却对这样的天气十分头疼,天怎么也黑不下来,他就无论如何也无法入睡。无奈之下,熊尚凌和另一个室友只能人工制造“黑夜”。“我们把厚厚的几层窗帘全都拉上,所有透光的地方用生活用品挡住,好不容易有了一点晚上的效果。”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熊尚凌依旧觉得十分有趣。他说,极昼天气对于科考队员来说应该是件好事,太阳一直照着,虽然紫外线很强烈,容易晒伤人,但是气温相对也提高了很多,有利于外出作业。而且,极昼天气也会导致一些冰川融化,可以看到冰山崩塌的壮烈景象。